含羞草appios更新

苏韵锦请假拉着江烨去了医院。

上次出院后,江烨一直定期回医院做检查,每次的结果都十分乐观,医生甚至告诉江烨:“也许,你的病情不会出现恶化,只要你保持现在这种心态。”

这一次来,江烨比约定的复查时间早了两个星期。

主治医生一脸预感不好的表情,神色凝重的问:“江烨,你怎么了?”

江烨紧紧抓着苏韵锦的手,冷静的告诉医生:“昨天晚上,我出现完失去知觉的情况。”

医生立刻就替江烨安排了一次面的检查,两个小时后,所有检查结果都到了医生手上。

“这一次,情况不太乐观。”医生遗憾的告诉江烨,“江烨,检查结果显示,你的病情已经开始出现恶化了。”

坚强冷静如江烨,也愣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到什么地步了?”

医生说:“把这个病分为七个阶段的话,你现在正处于第二阶段。典型的症状的就是你没有任何不适感,也不会感觉到体力不支,只是偶尔会失去知觉,或者突然出现头晕目眩。”

苏韵锦紧紧攥着江烨的手:“医生,江烨现在需要住院观察了吗?”

“住院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医生沉吟了片刻才接着说,“但是,其实还没有太大的必要。江烨的心态很好,如果他不想住院的话,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一段时间,到了第三、第四阶段再考虑住院的事情。”

言下之意,住不住院都行,关键看当事人如何选择。

我们在一起会是怎么

“我知道了。”江烨点点头,说,“谢谢医生,不打扰了。有问题我们再跟你联系。”

说完,江烨牵着苏韵锦的手就要离开医生办公室。

苏韵锦却没有动,反而拉住了江烨。

早上的恐慌,给苏韵锦的冲击力太大了,她不敢想象,如果最后江烨没有醒过来的话,她该怎么办。

但如果在医院,她可以第一时间去找医生,医生可以帮她抢救江烨。

“江烨,你听医生的话住院吧。”苏韵锦的声音里透出一丝恐慌和哀求,“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这段时间,苏韵锦说得最多的就是她害怕。

原来,苏韵锦是一个那么潇洒恣意的人,从不害怕什么,也从不轻易受任何事情影响。

可是自从知道江烨生病后,她基本没有过过安心的日子。

江烨朝着医生歉然一笑:“抱歉,我女朋友情绪有点失控。”

他牵着苏韵锦走出办公室,一直到走廊尽头才停下脚步。

六月的纽约,不冷,但也不算特别炎热,街上的行人穿着轻便的春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充满希望的笑容。

江烨一直等到苏韵锦冷静下来才开口:“韵锦,我暂时还不想住院。”

苏韵锦抓住江烨的衣袖,无助的问:“为什么?”

江烨目光坚定,声音却十分温和,像具有一股安抚的力量:“你没有听见医生说吗,我暂时还没有住院的必要。现在才是第二阶段,距离第四阶段还远着呢。”

苏韵锦摇了摇头:“我不管什么第二阶段第四阶段,对我来说,事情只有‘你生病了、你只有住院才最安’这么简单。”

“傻瓜。”江烨无奈的笑了笑,“你忘了吗,我得的是一种很特殊的病。并不是说一定要尽快住院,现在我还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为什么要住院呢?医院多乏味啊,每天只能面对一帮病友,想迈出医院大门还要跟主治医生申请,你不觉得这对我来说太残忍?”

“可是……”苏韵锦急速组织着措词,想说服江烨。

可是论说服力,她哪里是江烨的对手。

江烨双手扶上苏韵锦的肩膀,清晰柔和的语声让人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信服:“我一旦住进医院,轻易就出不去了,除非我能痊愈。可是现在,医生都无法确定我能不能痊愈,就算能,也没人知道我需要多少时间。”

顿了顿,江烨才接着说:“韵锦,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待在冷冰冰的公寓里。”

苏韵锦眼眶一热,双眸很快就蒙了一层雾气,泪眼朦朦的看着江烨。

江烨修长的手指抚过苏韵锦的脸:“当然,我自己也确实不想住院。韵锦,趁我还能过正常生活,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这段时间呢?把最后的这段日子浪费在医院里,你不觉得有点太傻了吗?趁着还可以,我想多陪陪你。”

苏韵锦就这样被说服,同意了江烨暂时先不住院。

回去后,江烨除了偶尔会出现头晕目眩,其他时间和以往并没有任何区别。

可是经过上一次,苏韵锦很清楚,病魔迟早有一天会击倒江烨。

他们目前的平静,迟早有一天会被打破。

这样一想,尽管江烨暂时没事,苏韵锦还是无法真正的安心。

江烨很快就看出了苏韵锦的担心,特地坦诚的跟苏韵锦谈了一次。

“韵锦,这个病已经发生在我身上,我们都没有办法把它赶走。”江烨说,“残忍一点说,正常生活的日子,我们过一天少一天。所以,不要不开心了。答应我,在我住院之前,我们还是像以前,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该笑的时候笑,不要愁着脸了,好不好?”

苏韵锦虽然难过,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江烨说的有道理。

江烨用两根食指提拉起苏韵锦的唇角:“好了,笑一笑,你笑起来更好看。”

苏韵锦原本略显勉强的笑容里,慢慢渗入了由心而发的笑意。她抱住江烨,流着眼泪笑出声来。

她现在才明白,江烨不愿意住院,最主要的原因在她身上。

江烨现在还陪在她身边,她已经每天忧心忡忡笑不出来,如果江烨住院,她会过得更糟糕。

其实,她应该让江烨放心就医才对啊。

这天开始,苏韵锦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保持和江烨一样的乐观,工作的时候拼尽力,暂时遗忘江烨的病,回到家就钻研适合病人的菜谱、上网搜索资料了解江烨的病,再加上江烨的影响,愁容慢慢的从她脸上消失了,她甚至对自己和江烨的未来还抱有希望。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江烨回医院接受常规检查。

结果出来后,江烨和苏韵锦都略显紧张,直到医生开口说:

“很高兴,江烨的病情没有出现恶化。从检查结果来看,情况还算乐观。你们记住,这种病受心情影响,一定要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相信自己可以战胜病魔。”

苏韵锦实在是忍不住,高兴的蹦起来抱住了江烨:“晚上我们去吃大餐庆祝,好不好?”

江烨摸了摸苏韵锦的头:“好,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苏韵锦报了一个星级餐厅的名字:“我要吃他们家的澳洲龙虾!多贵我们都点!”

“好。”江烨的笑容里浮出深深的宠溺,“我们点最贵的。”

自从江烨生病后,苏韵锦变得极其没有安感,尽管账户上的余额日渐增多,她却还是一分钱拆成两分花,能省则省,只为了将来能够支付江烨的医药费。

她难得想任性一次,江烨高兴还来不及,反对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

吃完龙虾后,苏韵锦拉着江烨去第五大道逛街。

网上说,可以想到的名店,基本都能在第五大道上找到,苏韵锦当初申请美国的学校,就是因为这条街对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当初来美国的第一件事,苏韵锦首先把第五大道扫了一遍。

可是和江烨在一起后,生活费来源断了,苏韵锦就再没来过这里,但是这并不影响她以前扫货时累积的经验,一下车,她直接拉着江烨进了一家男士西装店。

两人虽然衣着平凡,但气质都不凡,店员很快迎上来询问:“晚上好,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苏韵锦说:“我想帮我男朋友挑一条领带。”

“领带在这边。”店员示意苏韵锦跟她走,把苏韵锦和江烨带到了领带架前。

仗着店员听不懂国语,江烨直接和苏韵锦说:“这里一条领带,就是我们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你想好了?”

“不需要想。”苏韵锦潇洒的摆摆手,“我们又不是没有钱。”

苏韵锦深谙搭配之道,很快就给江烨挑了一条适合的领带。

江烨把卡递给苏韵锦:“你去排队买单,我去一趟卫生间。楼下有一家咖啡厅,一会我们在那里见。”

苏韵锦点点头,买了单之后去楼下的咖啡厅等江烨,没想到江烨推门进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袋子。

她还不知道袋子里面是什么,但是袋子上那个奢侈显眼的logo,她再熟悉不过了。

江烨迎着苏韵锦惊讶的目光走过来,在她跟前半蹲下,脱了她脚上的平跟鞋,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双优雅精致的高跟鞋。

江烨托着苏韵锦的脚,把高跟鞋穿到苏韵锦的脚上,然后抬起头问:“合脚吗?”

他知道苏韵锦的鞋码,大牌的鞋子尺码又严苛标准,根本没有不合脚这回事,所以苏韵锦也没有去感受,只是愣愣的看着江烨:“你怎么知道我想买这双鞋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