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app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同一时间,在另一座城市里,付函在保镖的保护下,从摄影棚里走出来,低调地钻进了停在路边的保姆车,直奔机场。

付函的《歌王之战》首次录制已经结束了。

身为补位歌手,他唱了自己那首特别炫技的代表作,转音转的特别华丽,直接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而网络上,#付函参加歌王之战#、#付函娱乐破冰#、#付函华丽转音燃爆现场#等等话题,也已经开始预热了。

就等下周五晚上的时候,节目正式开播了。

估计到时候收视率会有不错的表现。

作为一名一线歌手,虽然大部分时间付函都很低调,但是一旦上综艺,反响还是很大的。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娱乐节目,而且他的那个“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产”的梗,在网络上也非常火爆。

但是付函压力很大。

因为《歌王之战》上的歌手,实力都太强了。

付函是一名创作歌手,长于对音乐的理解,多种音乐体系的吸收发展,以及本身对音乐的优秀审美。

他并不是vocal系,在这种现场竞技的节目上,实在是非常吃亏。

洁白如玉花季美女海边写真

在第一次录制结束之后,节目组就已经和他沟通了下一次录制的选歌。

节目组提供的歌单里,并没有他想要唱的歌。

他打算翻唱一首风和原创,但是因为他的专辑满了,最终给了别人的歌。

这首歌也很适合他的声线和转音,因为本来就是给他写的。

在《歌王之战》这种舞台上,想要拿到好成绩,在兼顾现场的同时,还要源源不断地拿出来新东西,让观众保持新鲜感和紧张感。

这对付函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毕竟他的目标,不是随便混一期节目,而是拿第一!

但是新鲜总是有限度的,考虑到赛程的问题,现在就拿出来大招,到最后反而可能乏力。

上一场的名次很靠前,这一次他被淘汰的可能性不大。

应该比较安,选歌可以保守一些。

但要尽可能进行一些能让人耳目一新的改编。

但真正让付函急着回去的,却不是准备下一首歌的改编,而是谷小白终于答应给他录《燕燕》了!

下了飞机,付函联系了一位业内顶级的录音师好友,然后回去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开始准备录音。

上午八点半,谷小白带着三名好奇宝宝,就来到了付函的工作室。

“欢迎,欢迎各位学弟。”付函也不摆大明星架子,非常热情地就迎了上去,和几位小学弟们热情握手,“早就听小耀说过你们了,有空就跟小耀一起来玩啊。”

付函对306寝室的几个,也不算是陌生了,毕竟看他们的演出视频也看了好几遍。

“风和你帮忙照顾一下几个小伙子,小白,咱们先沟通一下录音的事?”知道谷小白之前没录过音,付函担心时间不够,一分钟也不想耽误。

毕竟录音棚里唱歌,和在现场唱歌是完不同的。

付函和谷小白走在前面,商量录音的事,风和陪着其他三个人走在后面,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脚步,低头,在手机上快速打字。

“对了,你叫……王海侠?”打完字,抬头看向了身边的少年,没话找话说。

风和也是个不怎么善于交流的人。

“嗯,叫我小侠子就好。”王海侠说了一句,低头,拿出手机,打字。

周先庭和赵默都跟着上去了,王海侠和风和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说这话,一边低头,在手机上战斗不休。

两个人突然觉得总是玩手机不太礼貌,抬起头来,对望了一眼,礼貌一笑。

“小侠子你名字不错啊,大气。”

“风哥您的名字也很帅气。”

“大牌制作人,感觉人还不错啊。”王海侠想。

“不都说他是个大喷子吗?是个不错的少年啊。”风和想。

然后低头,继续疯狂战斗。

……

录音棚里,谷小白已经站在了麦克风前,好奇地左右看着。

黑色防喷网,银亮电容麦,看起来就很高级,确认过眼神,是谷小白买不起的装备。

硕大的监听耳机,能包住谷小白的半张脸。

嗯,也确认过眼神,贵就一个字。

谷小白已经学完了声学了,他知道人类听到的声音,其实是包含混响的,而在录音棚里,声学设计会去掉绝大部分的混响,留下的就是所谓的“干声”,然后再根据歌曲的意向、需求,制造出来不同环境的混响,也就是所谓的“湿声”。

没有混响的干声,其实是非常难听的,干瘪、生涩,任何的瑕疵都会暴露出来,有时候这种声音,会影响歌手的发挥,所以会“听干录湿”,也就是返送的声音,会进行基础的混响修饰。

录音棚里墙壁上的木质纵横隔板,起到的作用是将声音“劈开”,而墙壁上的开孔泡沫,以及地面的地毯,墙壁上悬挂的褶皱帘子,都是为了使其无法反射。

既然录音没有开始,谷小白就摘下监听耳机,好奇地尝试在录音棚里发声,然后认真地听取声音反馈,认真的像是一个做实验的孩子。

巨大的玻璃窗外面,付函、风和和录音师,呆滞地看着录音棚里面。

谷小白因为要戴耳机的缘故,把帽子摘下来了,但耳机压镜腿不舒服,所以眼镜干脆也摘了。

颜压x!

几个人就觉得,录音棚里本来昏暗的灯光,突然变得超级刺眼。

我去,要不要这么夸张,这是主角光环吧这!

就算是见过娱乐圈无数俊男美女的付函,这会儿小心脏都有点扑通扑通的,紧张。

好想偷偷把这一幕录下来,到时候放在自己燕燕的MV里!

其实录音棚里是有摄像头的,就是拍摄在录音棚里唱歌的画面素材的那种,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开启摄像头的冲动,深吸两口气,压住。

“可以开始了吗?”谷小白在里面等了一会儿,发现没啥动静,问道。

谷小白的声音从监听音箱里传出来,才让几个人回过神来,一转脸,就看到王海侠几个人在后面捂着嘴偷笑呢。

好吧……丢人了。

谷小白并不知道外面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他等到耳边响起了配乐的声音,就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开始录。

“小白,你第一遍就先熟悉一下流程,在录音棚里,和外面声音不一样,你可能需要调整一下。”付函对着话筒道。

里面,谷小白微微点了点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