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荔枝fm

“嗷嗷嗷嗷,小白威武!”

“随小白出征!我们小白战无不胜!”

“什么海盗,受死!”

“且听我一声长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完蛋了,我也要有小白ptsd了!谁来治好我的ptsd啊!”

“膝盖、天灵盖、啤酒盖儿,都碎了!”

“我一边听歌一边喝啤酒,现在已经喝了两箱了还没醉,怎么办!我会不会死啊!”

这种时候的一首《出征曲》,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打了回去。

让所有看衰谷小白的人,让所有期待着谷小白“倒霉”,专辑卖不出去的人。

鼻青脸肿。

而对谷小白的粉丝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太爽了。

自从出道开始,谷小白就是风暴的中心,他的身边,风波不断,故事总是跌宕起伏。

白嫩美少女吊带短裙香肩美腿居家搞怪写真图片

但不管别人觉得情况怎么劣势,怎么搞不定,谷小白都能一拳,破局!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在搞笑。

这简直就是开挂了的人生!

而这种影响,并不只是在国内。

韩国,sp公司。

已经是凌晨了,但sp公司里,依然一片灯火通明。

sp公司的高层和中层领导,依然挤在会议室里。

听完《出征曲》之后,全场寂然不语。

谷小白的音乐,其实属于绝对的小众风格。

在这个全球主流音乐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音乐、黑人音乐的时代,谷小白的歌曲,其实是在逆势而行。

他的音乐,在欧美主流音乐圈里,应该被称作“世界音乐”。

在国内,也不是传统的“古风”,而是真正的中式古典音乐的重新传承。

流行的外皮,中国古典的内核。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歌不可能火爆的。

但偏偏,谷小白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是一切的中心。

他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吸粉,然后再用音乐把你留住。

只要你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心,那你很大概率就会变成他的粉丝。

特别是这首《出征曲》,主歌旋律部分,用的是“雅乐”、“清乐”、“燕乐(宴乐)”三种中国七声音阶中的“雅乐”调式,雅乐本就是宫廷音乐,祭祀音乐,大气无比,神圣感十足。

副歌部分加入了其他的变音,异域风味十足。

而中国的雅乐、清乐和燕乐三种调子,可以说是哺育了整个亚洲文化圈,辐射到了周边各国,让各国发展出了自己的变体。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老掉牙的东西,谁爱听啊!

但在谷小白的歌曲里,这种一脉相承的东西,对东亚文化圈的人来说,真的很容易就get到了。

甚至是在韩国!

这就是谷小白的魅力所在。

回到韩国之后,朴新昌才发现,在他和谷小白在东南亚厮杀争地盘的时候,谷小白已经悄无声息地渗透了他的大本营。

如果不信的话,看看网络上,韩国歌迷的评论就知道了。

泄露了谷小白新专辑的melody,已经被网友骂了三条街。

而在重新合作的另外一个音乐app的评论里,已经有了无数的评论,充满了溢美之词。

当然,有夸就有骂,有多少人夸谷小白,就有多少人在拼命抵制和黑谷小白。

现在谷小白《出征曲》下方,已经又变成了战场。

可这更能代表着,谷小白在韩国也已经红了。

黑红黑红的。

而两个月后,谷小白的海上巡演,就要开到韩国附近了,据说无数的粉丝已经联名请愿谷小白在这边也加场了。

这种势头,如何去阻挡?

许久之后,sp老总叹了口气,道:“合作吧……”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朴新昌觉得自己的脸上都火辣辣的。

这位最早发现谷小白是个威胁的人。

这位曾经联合韩国的三大娱乐公司,共同打压谷小白的人。

在几个月之后,就跪了。

挡不住啊!

没关系,挡不住谷小白,我们可以挡住其他人!

谷小白毕竟是一个人,华语乐坛距离全员崛起,还早着呢!

而且,谷小白距离进入欧美市场,称霸世界市场,也早着呢!

小白这个风格,顶多只能在亚洲文化圈里火,我们可以去更广阔的欧美市场抢食吃。

这句话一出,整个会场里,明显松了一口气。

“对,我们和谷小白合作吧,我和谷小白毕竟还是有一点点善缘在的,如果让其他的公司抢了和谷小白的合作,我们损失更大。”

“对对对,是这么说没错。”

“社长高瞻远瞩,早就已经和小白提出合作了,现在再牵线一定更容易!”

大家马屁声中,有人道:“社长,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

“说。”

“我们除了代理谷小白的新歌,和在韩国的演出之外,还应该支持他的物理学研究,这样他就没时间写歌了!”

人间鬼才!

朴新昌闻言大喜:“你是哪个部门的?加一级工资!”

就没这办!

想要用音乐对抗谷小白的音乐,是不可能的。

这世界上唯一能够对抗谷小白的音乐的,就只有物理!

这么一轮商议之后,大家就定下了一个和谷小白合作的计划。

然后就连夜拿方案,捋进程去了。

送走了所有人之后,朴新昌在会议室里又坐了一会儿。

犹记得,当初也是在这个会议室里,朴新昌一番高瞻远瞩的言论,分析了韩国乐坛的现状,吹响了对谷小白宣战的号角。

但也是在这个会议室里,朴新昌第一个跪了。

不,我们不是跪了,我们是合作!

对,我们不是怂,我们就是识时务……

南洋,一座海岛之上,用卫星宽带下载了音乐的王义达,默默地坐在那里,两眼泪长流。

为什么啊!

为什么!

为什么我所有招儿都出了,还是治不了这个谷小白!

为什么我堂堂东南亚的海盗之王,竟然弄不了一个毛头小子!

我在六百年前打不过钟君也就罢了,为啥现代社会还打不过他!

到底谁才能治好我的小白ptsd啊!

旁边,王玉新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叔……这剩下的七首歌,咱们还放出去吗?”

还放出去?

王义达其实早就已经缩了。

在谷小白放出来《出征曲》之前,王义达放出手中的这些歌,是在加码。

但现在,这剩下的七首歌,却是他手头唯一的筹码了。

而且,这筹码不是拿来威胁谷小白的。

正面打,是打不过了。

他要做的,反而是要求和了。

现在放出去了,他拿什么向小白求和?

难道靠颜值?

王义达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全世界在为谷小白的《出征曲》沸腾的时候,六百年前,一支船队正在逆流而上,来到了顺天府。

岸边,一名少女正翘首凝望着远方。

Tagged